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之紅色官山

時間:2016-10-17      

自然與人文薈萃的武當山“后花園”——官山

  劉甲林

  世人皆知武當山,但卻鮮知武當山“后花園”—官山。可是一提起呂家河,不知者又寥寥無幾。呂家河就為官山所轄,從象征意義上講,呂家河就是官山的一個縮影。官山鎮地處丹江口市西南端,素有武當山“后花園”之美譽。全鎮版圖301.6平方公里,人口14000人,14個行政村。緊鄰漢十高速公路、316國道、襄渝鐵路,209國道貫通全境,交通便利。這里群山如花,數峰如筍,大河如練,民歌如潮,美景如畫,游人如織,從善如流。呂家河民歌已成功申報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國漢族民歌第一村呂家河與武當南神道鑲嵌其中。不僅如此,官山還是一塊紅色旅游圣地,她具有光榮的革命歷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偉業正在如火如荼地開展,已被丹江口市委確定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一、土地革命時期

  1930年9月,根據中央關于配合一、三軍圍攻長沙的指示,將紅二軍團改編為紅三軍,由賀龍任軍長,鄧中復任政委,開辟了武當山為中心,包括均縣、房縣、谷城、保康、南漳在內的鄂西北革命根據地。1931年5月28日均縣城解放;8月20日,賀龍來到呂家河泰山廟召開會議,與柳直荀、郭凡、劉鼎、張志新等要員研究政權和軍事問題。于是,均縣蘇維埃政府旋即在呂家河村成立;8月28日,賀龍親自在泰山廟召開均縣縣委和蘇維埃政府負責人會議,研究蘇維埃政府改組有關問題。并建立了呂家河蘇維埃區政府,下轄大屋場、西河、呂家河、趙家坪、火星廟、趙家埡、杉溝、分道觀計八個鄉蘇維埃政府。縣蘇維埃政府改組后,認真執行平分土地的政策,紅軍干部和地方干部深入到官山、白楊坪、鹽池河一帶,發動群眾普遍進行土地改革。從界牌埡到武當山,南北長100里,東西寬60余里,分配到土地的農民群眾有15萬人,領取了由縣蘇維埃政府發放的《土地分配證》,實行“耕者有其田”,確立了鄂西北革命根據地。

  1931年9月5日,紅三軍按照黨中央回師洪湖的指示,撤離鄂西北后,國民黨反動武裝糾集數萬人,瘋狂地發動了對蘇區的“圍剿”。 1932年1月紅三軍撤離官山,姚洪淵率反動民團卷土重來。1月15日同一天內,官山地區的縣、區、鄉各級蘇維埃組織遭到破壞,縣蘇維埃政府主席袁祖齋英勇獻身。敵人占領蘇區后,對人民群眾進行了血腥鎮壓,對搜捕到的紅軍戰士、游擊隊員,蘇維埃干部施以慘無人道的迫害,用盡挖心、分尸、活埋、下油鍋、刀鍘、背火油箱等幾十種酷刑,甚至對其家人也不放過。官山區蘇維埃政府貧農團主席、紅色補充軍大隊長李祥不幸被捕。2月2日,在呂家河的河灘上,姚洪淵對李祥施行酷刑,用燒紅的鐵箱子強迫李祥背在身上,頓時血水直流,但李祥仍不屈服。姚洪淵命令刀斧手砍去李的左胳膊和右腿后說:“你叫老子三聲爺,就把你那只膀子和腿留下”。李祥視死如歸地說:“你叫老子三聲黑爺,把老子的胳膊腿都剁了”。結果李祥四肢被砍,寧死不屈,英勇就義,時年32歲,李祥的妻子及兩個未成年的兒子  也都被敵人殘酷的殺害了。只有五歲的女兒被群眾藏在紅薯窖里才幸免遇難。在這次保衛均縣紅色政權的斗爭中,犧牲的65名烈士官山就有12名。

  二、解放戰爭時期

  1946年7月,中原解放軍突圍部隊在房縣上龕建立了軍區和均鄖房中心縣委,并在官山建立了區委。駐扎在官山的二縱十五旅四十三團,活躍在官山、草店、老營、六里坪、白浪一帶,在老白公路上攔截敵軍車,破壞公路,搗毀白浪塘、六里坪及均、鄖交界的萬家嶺等多個鄉公所。8月26日,中原部隊五十七師四十三團孫光團長,率部在官山九道河馬池埡,消滅了以胡鐵豪為首的國民黨均縣警察大隊及官山鄉民團,打死打傷官兵45人,繳獲機槍3挺,步槍41支。8月28日,在趙家埡又殲滅來犯的第八區保安副司令沈耀光率領的署保四大隊,縣保警一、二中隊及白浪鄉、草店鎮國民黨軍隊。其大隊長被擊斃,打死打傷國民黨官兵113名,繳獲步槍77支、輕機槍6挺、電臺一部、一批彈藥及軍用物資。中原部隊沖破國民黨軍隊重重堵截圍攻,給予敵人沉重的打擊,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策應了根據地的創建,開辟了具有戰略意義的敵后游擊戰,在官山留下了很多鮮活感人的革命事跡。

  三、改革開放時期

  在各級黨委政府的重視、支持下,官山鎮人民艱苦奮斗搞建設,生產生活水平有了較大提高。在發展經濟的同時,充分利用紅三軍司令部舊址、蘇維埃政府舊址和中原部隊遺跡,對廣大黨員干部、群眾和青少年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充分發揮革命傳統教育基地的作用。2006年以來,官山鎮新一屆黨委、政府大力實施“旅游強鎮、生態靚鎮、藥材大鎮、口子重鎮”戰略,努力構建繁榮官山、生態官山、和諧官山。目前,《武當南神道景區控制性發展規劃》已進入全面實施階段,隨著省“兩山一江”黃金旅游圈的逐步實施,這里已經成為新的投資熱土。

  武當南神道是古時神農架、四川、陜西等游客上武當山朝圣的捷徑之地,其景區內有方圓百余平方公里的原始自然生態區,百里武當大峽谷,眾多風格各異的道、佛古建筑遺址和奇山異石、飛瀑流泉,是城區市民休閑度假的理想場所。

  官山是一塊文化熱土。呂家河民歌悠揚純美,歌手隊伍壯觀。全村1079人中能唱2小時以上民歌者達80多人,其中能唱千首以上者有4人。歌詞5000余首,曲調達79種之多。呂家河民歌村自1999年被發掘以來,先后被省民協命名為“湖北省民歌村”;國家文化部命名為“中國民間藝術之鄉”稱號;北京大學、武漢音樂學院等高校將其列為采風實習基地。

  改善民生  官山鎮黨委、政府始終把改善民生作為執政的頭等要務,深入調查研究,解決實際困難,著力解決好群眾關注的熱點問題。以求真務實的態度、廉潔高效的作風取信于民,維護人民群眾切身利益,僅2007年就投入1200余萬元,修路、架橋、建房、發展經果林,實施安居工程等。全鎮經濟社會事業呈現良好發展態勢。

  唱響民歌  官山地處鄂、豫、渝、陜、川交匯的道教名山武當山南麓,秦、楚文化交融地,山川秀美,自然景觀,人文景觀,民俗民歌交相輝映,旅游資源豐富,是上武當山的捷徑之路。境內既有大夷峰、豹兒峰、五朵峰、仙人峰、大明峰等武當72峰之精華,還有磨盤山、教場坪、梨花坪、云霧寨、龍泰山、擂鼓臺、紅花巖、神仙巖等名勝古跡,風姿奇特,婀娜多姿,引入入勝。近年來官山政府充分挖掘和開發當地旅游資源,武當南神道以4A級風景區為起點進行了開發建設,配套設施正日臻完善,使官山經濟社會實現由1999年農業鄉鎮轉型為文化鄉鎮的第一次飛躍,到2007年,又實現了由文化鄉鎮轉型為旅游鄉鎮的第二次質的飛躍。對景區內的建設,嚴格按規劃實施;規范和支持209國道、武當南神道沿線“農家樂”及商貿服務發展,積極打造民俗休閑區;制定景區管理辦法,加強景區生態保護、創造安全、文明、健康的旅游發展環境。

  招商引資  官山鎮黨委、政府深刻認識到招商引資是振興官山旅游,拉動山區經濟發展的重要舉措.只有吸引更多的外來投資才能更好的盤活當地資源。通過招商引資,2007年6月13日十堰市有恒置業有限公司落戶官山后,注冊成立了“呂家河旅游開發有限公司”,以4A級風景區為起點進行武當南神道景區開發建設。于2007年8月啟動了黑精溝棧道新建工程和黑精溝口商務中心、賓館建設工程,各項建設正按計劃熱火朝天地進行,呂家河及其它景點建設正在緊鑼密鼓籌備之中。旅游產業的實質性建設,開始了官山經濟社會發展第二次質的飛躍。

  (原載十堰黨史網2008年8月18日)

  官山各級蘇維埃政權建設概況

  聶斌才

  紅三軍于1931年5月23日解放了均縣城后,抽調了一批干部分赴全縣大部分地區,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組織工農革命武裝,成立紅色政權,創建了均縣蘇區。
 


 

  均縣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4月初8建立,縣政府設在小店子(浪河店)的福音堂。

  同年農歷7月12日,國民黨五十一師一五二旅旅長李柱中糾集了黃文興(均縣)、鄭三銃(谷城)和汪九麻子(房縣)等均谷房三縣七個民團約萬余人,瘋狂圍剿我浪河地區各級蘇維埃政權。我紅軍特務連和紅補軍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英勇奮戰突圍。激戰中,紅補軍第一大隊長向百川及蘇維埃政府負責人曾憲祖、戴廷玉、楊青生等三十余人壯烈犧牲,致使縣蘇維埃政權遭到破壞。于是縣蘇維埃政府旋即由浪河店遷往官山的呂家河。賀龍聞訊后,遂率部由房縣速往谷城奇襲了敵五十一師糧倉彈庫后,急忙回師均縣官山的呂家河。在此,賀龍召集均縣縣委組織部長郭范等人研究了縣蘇維埃政權和有關重大問題。

  農歷7月18日,均縣蘇維埃政府開始恢復了正常工作。縣政府設在呂家河泰山廟旁的草房街王有順家。

  縣政府主席:袁竹齋                  副主席:劉吉漢  周均仕  李  隆秘書長:張志新                      紅軍特派員:郭  范婦女協會主席:郭左飛                副主席:羅志榮特務連指導員:郝立華                特務連連長:郝立本官山呂家河區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18日建立,區政府設在呂家河的泰山廟。

  區政府主席:曾憲民                  副主席:李高生   王麻子秘書:楊××                        經濟委員:萬波龍通訊員:王有來                      紅補軍大隊長:李  祥(又名李炳祥)婦女協會主席:謝文秀                貧農團主席:李  祥(兼)
 


第一鄉(大屋場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15日建立,鄉政府設在秦和禮家。

  鄉政府主席:張粉匠                  副主席:黃麻子  劉金堂經濟委員:朱才富                    土地委員:陳冬仁   吳光秀秘書:(先)趙關印  (后)胡老五    紅補軍隊長:聶如田紅補軍副隊長:陳道士                貧農團主席:王思德炊事員:袁聾子

  第二鄉(西河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15日建立,鄉政府設在西河的泰山廟。

  鄉政府主席:喬國真                  副主席:徐開勝均地委員:賈正本  王老天            秘書:李光榮貧農團主席:薛金山                  副主席:賈正本(兼)赤衛隊隊長:鄭大母雞   聶××       常備隊隊長:唐老二   張孬娃第三鄉(呂家河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15日建立,鄉政府設在大地主姚洪漠家。

  鄉政府主席:錢明貴                  副主席:王  蘭秘書:張石匠                        均地委員:張德潮經濟委員:朱富山                    軍事委員:高陽生貧農團主席:錢明德  錢羅善          赤衛隊隊長:高陽生(兼)  王有富第四鄉(趙家坪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份建立,鄉政府設在王四少家。

  鄉政府主席:劉大春                  副主席:趙明富秘書:江印洲                        經濟委員:趙連珠土地委員:宋德富                    紅補軍隊長:尹治龍   趙連銀赤衛隊長:劉明合   王法娃
 

  呂家河小學學生在紅三軍司令部舊址前傳唱革命歌曲



    第五鄉(火星廟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8月初建立,鄉政府設在火星廟。

  鄉政府主席:袁文新                  副主席:薛天良秘書:付榮遂                        經濟委員:劉富春土地委員:江連生                    紅補軍隊長:袁文才  袁大現赤衛隊長:王文貴  蒲桂娃

  第六鄉(趙家埡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初4建立,鄉政府設在徐天榜家。

  鄉政府主席:厲有舉                  副主席:丁良照秘書:丁明珠                        土地委員:徐國正紅補軍隊長:李發昌  陳北亭          赤衛隊長:王老九  邵老二第七鄉(杉溝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中旬建立,鄉政府設在杉溝的西坡。

  鄉政府主席:李有林                  副主席:董大成秘書:(先)秦家書  (后)李志平    均地委員:蘇發林經濟委員:張明義                    婦女委員:蘇戴氏紅補軍隊長:王老九                  赤衛隊長:胡古銀 常備隊隊長:杜子  方明理            貧農團主席:馮道  趙科第八鄉(分道觀鄉)蘇維埃政府于1931年農歷7月中旬建立,鄉政府設在陳云閣家。

  鄉政府主席:帥金玉                  副主席:江先富糧食委員:楊老頭                    均地委員:楊老頭(兼)婦女委員:喬二奶奶                  紅補軍隊長:文光起  劉大扇赤衛隊隊長:李開華                  貧農團主席:周開太  葛朝起同年臘月初八,敵五十一師范石生部和六十九師趙冠英部約2500余人,伙同均光谷三縣聯防總指揮余希珍所糾合的地方八個民團約3500余人,共約6000之敵大肆圍剿官山地區的各級蘇維埃政權。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各級蘇維埃政權在同一天內均遭慘重破壞。
 

  紅軍在官山活動線路示意圖

  (原載丹江口市黨史辦編《星星之火》)

  官山大捷——記中原部隊在均縣官山的兩次戰斗聶斌才

  王樹聲同志率領的中原軍區南路突圍部隊一支于1946年8月突圍到鄂西北的武當山區后,迅速宣傳、發動群眾,搗毀了許多國民黨鄉保政權,建立了均鄖房中心縣委,并在武當山腳下的均縣官山呂家河建立了官山區委。

  駐扎在官山區的我一縱十五旅四十三團經常出官山,在老白公路草店至白浪一帶攔截敵軍需車輛,炸毀橋梁,破壞公路,神出鬼沒地奇襲敵人,使敵人提心吊膽,晝夜不安。于是,湖北省八區專員兼保安司令張皓然委任所屬六縣參議會議長兼各縣自衛隊總隊副,命令其協助縣長維護“社會治安”,確保老白公路安全,對我中原部隊進行所謂“圍剿”。同時,又令保安副司令沈耀先及均縣縣長徐沛之親自帶隊前往官山地區進行搜剿。徐沛之貪生怕死,遂指令靠反共起家爬上縣警察大隊中隊長寶座的胡鐵豪帶領其中隊,糾集官山鄉國民兵隊打先鋒。胡鐵豪升官心切,認為這是天賜良機,欣然受命。

  8月下旬的一天下午,當胡鐵豪帶隊行至官山的九道河時,已是黃昏時刻,深山幽谷,一片寂靜。胡鐵豪得意忘形,口里罵道:“他媽的,連一個新四軍鬼影都沒見”。話音未落,早已埋伏在河道兩側山腰的我四十三團指戰員,聽到孫團長一聲令下:“打!”頓時,機關槍、手榴彈一齊射向敵人,胡鐵豪部措手不及,被打得落花流水,抱頭鼠竄,戰斗不到半個小時就結束了。

  胡鐵豪遭到慘重失敗后,連夜逃到官山,第二天清晨,遇著帶領保安第四大隊進官山的保安副司令沈耀先。胡鐵豪立即向沈報告了詳情,沈大為吃驚,面如土色。但他馬上鎮定下來,認為官山地勢低洼,兩山夾河,形如布袋,易進不易出,難以駐守。遂決定從官山屈家灣,經趙家埡,爬上武當山金頂,憑借天險,居高臨下,以策安全。

  官山的趙家埡,地處鄖房兩縣邊界,是鄖、房兩縣老百姓上武當山金頂朝山進香的必由之路。我軍某團在九道河挫敗縣警察中隊之后,深知敵人決不會甘心,必須要調兵遣將,糾集重兵,卷土重來,并預計在趙家埡將有一場激烈戰斗。

  四十三團團長孫光,年齡40出頭,因有點背駝,戰士們喊他孫駝子,打起仗十分勇敢,總是身先土卒,沖鋒陷陣,屢建奇功。孫團長向全體指戰員作了戰前動員后,便在趙家埡部署了袋形陣地,以待敵人進袋聚殲。戰士們摩拳擦掌,等待孫團長的命令。孫團長在山埡子上從望遠鏡里看見四個敵軍官騎著白馬,后面跟著黑壓壓的匪兵向趙家埡子而來。走在最前面的敵軍官左手牽著韁繩,右手拎著手槍,一顛一簸,搖搖晃晃進入了我軍包圍圈,孫團長高興極了。當幾個騎馬的軍官都進入了包圍圈,眼看快上埡子了,孫團長喊了一聲:“打騎馬的!”“砰!砰!”兩槍把走在最前面的騎馬的軍官打落在地。頓時,敵人亂成了一團,一場你死我活的激戰開始了。

  戰斗從下午3點開始打響,一直打到6時許。敵人依仗人多、武器好,又能沈副司令帶隊督戰,什么六〇炮、重機槍、輕機槍都用上了,一齊朝埡子上亂打亂放。但我軍占領了制高點,居高臨下,點射還擊,命中率高,打死不少敵人,敵人亂作一團。孫團長看時機已到,喊了聲“出擊!”將布袋口一扎,四面射擊敵人,并高喊“繳槍不殺!”“優待俘虜!”敵副司令沈耀先見勢不妙,棄馬跳巖,鉆進樹林,自個逃命去了。

  圍殲中,敵人被打得喊爹叫娘,抱頭鼠竄,有的跳巖摔死;有的跪地繳械投降,留下的是一具具死尸和一批槍支彈藥。

  戰斗結束后,我軍立即把在官山區九道河和趙家埡的戰斗捷報印成傳單,在武當山區到處張貼宣傳。這些傳單被各地鄉保人員撕下轉報到專署去,專員張皓然正在召開各縣參議長會議,見到傳單惱羞成怒,痛罵沈耀先及保安隊是飯桶,各縣縣參議長隨聲附和地說沈副司令損兵折將真太無能,主張撤銷其職務,使在場的沈耀先狼狽不堪。

  9月4日,八區專員兼保安司令張皓然給湖北省政府發出急電,報告保安第四大隊及均縣警察隊在均縣九道河、趙家埡兩戰役損失情形:

  (一)本署科員李智萬,保安四大隊通訊隊長趙瑞亭被俘,無線電機被匪搶去,四大隊長乘馬戰死。

  (二)保安四大隊傷官長二,士兵十四,陣亡士兵二十六,失蹤官長二,士兵二十四,損失步槍三十二支,輕機槍二挺,駁殼槍二支。

  (三)均縣警察隊在九道河、趙家埡兩戰役傷官長三,長警十,陣亡長警三、失蹤二十,損失步槍四十一支,輕機槍四挺。

  (四)官山鄉國民兵隊在九道河戰役陣亡官長一,失蹤民兵四。

  9月14日,張皓然又向均縣縣政府電令:

  均縣警察大隊中隊長胡鐵豪前往官山鄉剿匪時已黃昏,不知占領良好陣地嚴為戒備,以致被匪襲擊,損失慘重,嚴懲不貸。

  我軍在武當山下的官山區連續取得兩次戰斗的勝利,大大挫傷了敵人的銳氣。不久,房縣民團頭目夏四少率部前往官山進犯,也被孫團長部擊敗,逃回房縣深山老林中。

  孫團長部在官山連獲兩勝,受到了上級的嘉獎。不久,他們奉命轉移,離開了官山,去迎接新的戰斗。

  (原載丹江口市黨史辦編《星星之火》)

  附:

  九道河伏擊戰

  1946年7月,新四軍圖為到鄂西北的部隊,在房縣上龕成立了鄂西北軍區。在軍區領導下,均縣官山建立了“官山區委”。駐扎在官山的新四軍三旅七團,活躍在官山、草店、老營、六里坪、白浪一帶,在老白公路上攔截敵軍需車輛,炸毀橋梁,破壞公路,搗毀白浪塘、六里坪、及均房交界的萬家嶺等幾個鄉公所。

  國民黨八區專員兼保安司令張皓然令所屬6縣自衛隊全力清剿新四軍,并出動保安大隊協助各縣作戰。1946年8月下旬,均縣警察大隊一中隊隊長胡鐵豪奉命率該中隊及官山鄉國民兵隊進犯官山。七團得知后,即在九道河兩側山腰布下伏兵。胡鐵豪帶著人馬耀武揚威地向官山進發,黃昏時分進至九道河。深山幽谷一片寂靜。突然,新四軍三旅七團團長孫光一聲令下:“打!”頓時,步槍、機槍、手榴彈一齊向山下開火,胡鐵豪部突遭兩面夾擊,措手不及,一片混亂中胡亂放了一陣槍,即率殘部倉皇逃竄。戰斗進行了約30分鐘,斃敵20余名、俘敵15名,繳獲機槍3挺,步槍23支。

  趙家埡大捷

  胡鐵豪在九道河慘敗后,連夜逃到六里坪向均縣保安副司令沈耀先報告。沈大為震驚,遂帶第八區公署保安第四大隊、縣保警一中隊、二中隊(一部)及五靈鄉、孫六鄉、草店鎮、老馬鄉、白浪鄉國民兵隊,于8月26日再次進犯官山。七團預料胡不會甘心,必然調兵遣將,卷土重來,便在交通要道趙家埡部署了袋形工事。

  下午3時,沈、胡率兵直奔趙家埡。雙方相距不足百米時,突然密林里槍聲大作,一束束手榴彈在敵群中炸響,敵還未反應過來,已被機槍掃倒一大片,便潰退到山下。敵依仗人多,裝備精良,又有副司令督戰,拼命組織還擊。頃刻,六〇炮、重機槍、輕機槍一齊向山埡掃來。新四軍居高臨下,利用制高點多次擊退敵人沖鋒。沈部傷亡慘重,銳氣大減,節節敗退。孫光團長抓住戰機,指揮反擊,沈耀先見勢不妙,鉆進密林獨自逃命。

  此役,新四軍三旅七團擊斃八區專署科員李智萬、保安第四大隊大隊長黃英杰、官山國民兵隊副何仁興及士兵37名,擊傷其軍官5名,士兵24名;俘保安四大隊通訊隊長趙瑞亭等軍官3名,士兵44名。繳獲步槍77支、輕機槍6挺、駁殼槍3支、刺刀69把、電臺1部及一批彈藥和其它軍用物資。

  (編者摘自1993年版《丹江口市志》)

  李祥烈士

  李祥(1900—1932),又名李炳祥,均縣官山鄉呂家河村西灣人。世代靠租種地主田地、當長工糊口。李祥從小就受到當地惡霸姚洪洲的剝削壓迫,因而對姚洪洲懷有刻骨仇恨。

  1931年8月,紅三軍在官山地區建立蘇維埃政權。李祥積極參加革命工作,被群眾推舉為呂家河區蘇維埃政府貧農團主席、紅色補充軍大隊長,領導農民打土豪分田地,趕跑了民團團總姚洪洲,并分了姚的田地和財產。1932年1月15日,紅三軍撤離官山,姚洪洲率反動團隊卷土重來。當時李祥受中共組織指派在當地堅持斗爭,不幸被捕。同年2月2日,在呂家河沙灘上,李祥被姚洪洲施行殘殺,以威脅跟著紅軍干革命的群眾。姚先命刀斧手將李的一只胳膊一只腿砍斷,李仍不低頭,結果四肢被砍掉。李祥寧死不屈,英勇就義,時年32歲。

  姚洪洲為斬草絕根,將李祥的妻子和兩個兒子同時殺害。李祥的5歲女兒被群眾偷藏在紅薯窖里,幸免遇難。

  解放后,均縣人民政府追認李祥為革命烈士。

  (編者據1993年版《丹江口市志》有關內容整理)
 

官山英烈

  歲正海,官山田畈村人,1902年生,紅三軍九師戰士,1931年犧牲于官山袁家河。

  鄭先德,官山田畈村人,1902年生,紅三軍九師戰士,1931年犧牲于鹽池河大嶺坡。

  李德娃,官山袁家河人,1893年生,紅三軍九師戰士,1931年犧牲于官山袁家河獅子溝。

  李榮根,官山松樹溝人,1903年生,紅三軍戰士,1931年犧牲于鄖縣茅塔河。

  張興唐,官山駱馬溝人,1890年生,紅三軍戰士,1931年犧牲于官山官亭埡子。

  郭天保,官山駱馬溝人,1906年生,紅三軍戰士,1932年犧牲于均房交界處。

  厲成舉,官山新樓莊人,1896年生,趙家埡鄉蘇維埃政府主席,1931年犧牲于官山趙家埡。

  丁明珠,官山田畈村人,1907年生,蘇維埃趙家埡鄉文書,1931年犧牲于趙家埡。

  高陽生,官山呂家河人,1891年生,蘇維埃呂家河鄉貧農團主席,1931年犧牲于呂家河。

  趙關印,官山呂家河人,1899年生,呂家河鄉蘇維埃政府秘書,1937年犧牲于房縣小池堂。

  (編者據1993年版《丹江口市志》有關內容整理)
 

惡霸姚洪洲

  姚洪洲(1891—1950),系惡霸地主,綽號“一只角”,官山呂家河村人。家有瓦、草房54間,年收租220石,黑木耳400余斤。雇有長工,養有打手,擁有各種槍支百余,把持地方政權,魚肉鄉民。

  姚洪洲幼年讀過私塾,青年時學過鑄鏵技術。1910年在本地充當地主民團的團丁,不久升任團隊分隊副。次年帶兵打死房縣反抗壓迫的農民丁如意、丁萬年、丁富、胡老十等4人。1918年到陜西岳維俊部當兵3年,回鄉當大刀會頭目。1928年到房縣李水康部當團部副官,并加入紅幫為新福大爺。

  1931年,姚洪洲任國民黨均縣六里坪區署剿共分隊長,帶兵在花栗樹阻擊紅三軍部隊,打死紅軍戰士多人。后駐扎呂家河一帶,專事搜捕紅軍掉隊展示,派人殺死紅軍戰士6人;次年1月將官山蘇維埃政權干部陳老二和李祥及其家屬殺害;2月又在呂家河殺死紅軍干部高陽生。

  姚洪洲肆意欺壓百姓,奸淫婦女,霸占民產。自1921年奸占高發子之妻達十年之久。1931年高參加紅三軍后,姚洪洲將高發子的父親殺死,并霸占其家產。1933年為長期霸占蕭權氏,指使期爪牙傅洪喜帶兵將蕭家圍住,打死6人,掠去蕭氏田產9石課。在紅三軍到達官山時,反分其財產的貧苦農民,后來都被姚洪洲報復,共敲詐勒索銀元1400元,桐油3000斤,黑木耳1200斤,牛羊豬十幾頭。

  1936年,姚洪洲任國民黨呂家河聯保主任,殺死農民3人。為霸占房縣梨花坪楊有才之妻,派爪牙崔殿甫將楊有才殺死,將其妻搶回奸污后送給護兵為妻。

  1946~1948年,姚洪洲任國民黨關山地方團隊后備大隊長,捕捉新四軍中原突圍時在官山掉隊的戰士4人,殘殺在觀音堂。1948年4月,其子姚伯祥(號稱營長),帶100多人在六里坪襲擊人民解放軍,打死解放軍戰士15人。9月,姚伯祥伙同國民黨反動武裝圍攻均縣城人民解放軍時在大坪被擊斃。姚洪洲糾合一批爪牙,帶步槍8支、手槍4支、機槍1挺,在均房邊界一帶與人民解放軍對峙。均縣全境解放,反動團隊土崩瓦解,姚洪洲逃到房縣九區隱蔽。1949年2月被房縣人民政府捉拿押回均縣。1950年10月16日在官山呂家河召開公審大會,讓群眾對其訴苦斗爭后,處以死刑。

  (編者據1993年版《丹江口市志》有關內容整理)

分享到:
相關信息
水都網(www.jus23.com)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主管:丹江口市委宣傳部 主辦:丹江口市網絡信息中心
水都網電話:0719-5239269(投稿) 5239262(編輯)
鄂ICP備05023351號  鄂網備案證號:420303  鄂公網安備 42038102000103號


eroti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