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oxh0a"><track id="oxh0a"></track></th>
<s id="oxh0a"></s>

    <span id="oxh0a"></span>
  1. <li id="oxh0a"><acronym id="oxh0a"></acronym></li> <tbody id="oxh0a"></tbody>

    <rp id="oxh0a"></rp>

    <rp id="oxh0a"></rp>
    <dd id="oxh0a"></dd>
      

    真愛無言 城美無限

    時間:2013-02-17   作者:陳信斌      點擊量:

        壬辰年五九第一天,冬日高照,溫暖如春。難得攜妻兒轉一轉城區街道,逛一圈羊皮灘濕地公園,目擊之處,雖是蕭瑟寒冬,心覺春意盎然,感慨頗多。

        佇立羊皮灘松軟的沙丘上,萬里晴空,天地遼闊,萬籟俱寂。黑褐色的楊樹橫排縱列,大小不一,直刺蒼穹,斜陽萬道,金光射地,枯葉卷沙,嫩草冒尖。仔細看去,江邊柳樹枝條婀娜,腰身綻綠。春,悄悄地來了,難怪小區里近日迎春含苞,臘梅張口,暗香四溢。不禁感到,自己已遲鈍多了。

        踟躕前行,枯黃的蘆葦蕩隨風搖曳,滄桑無邊,一群野雞驀然驚飛,一對又一對,猛然打亂寧靜的思緒。深綠色的江面上一行野鴨高飛而去,幾只小水鴨踩水低飛逃逸,在淺灘悠然覓食的幾只白鷺也展翅盤旋幾圈,又馬上落下岸邊。這樣的粗獷自然美,這樣的原始生態美就在眼前,讓你物我兩忘,寵辱不驚。

        新修的幾條簡易的水泥路串聯起羊皮灘四周,一路生態一路景。來到羊皮灘與馬灣村江灘交界的地方,呈現眼前的是一座人工油桶鋼鐵浮橋連接南北,太妙了!它可以與江水同消漲。有史料說,這里原是漢江的故道,民國24年發大水,漢江主道才由三官殿改道右側的沙陀營。形成“一江夾三岸”的景觀。上世紀70年代,丹江口大壩建成發電后,均縣組織全縣勞力會戰羊皮灘,壘沙筑堤,改田治地,75年8月一場大洪水損毀殆盡。如今馬灣境內壩下方施工大橋下的一段沙堤便是殘留下的痕跡。漫步上面,不禁被那個年代人們的戰天斗地精神所震撼。堤內低洼處形成的水塘里,一對夫婦正在收網捕魚,銀光閃閃,一條條人工放養的鰱魚盡收船艙,吸引了幾多市民欣賞這難得的豐收景象。順新筑的堅固河堤北上,剛栽的桂花、香樟等常青樹成排連片,人工擺放的河石點綴,園林工人們正在安裝照明泛燈。連古老的右岸楊樹林渡口河邊也有了柱燈,擺放的幾個大石頭很有點意境。這里是我八十年代中期上學時常來的地方,如今人是物非,野渡無人舟自橫,只有幾只水鳥和喜鵲嬉戲,怡然自得。

        經過大橋,跨過漢江,由靜致鬧,回到城區。期間,數鳥翻飛,以假亂真,原來那是幾個佬兒在橋下放風箏。橋頭主題公園,游人攢動,釣者獨釣,行者信步,綠樹蔥蘢,荒蠻沙陀營已成遠古歷史。左岸橋頭水廠圍墻欣然打開,豁然開闊,數十株粗大枸樹扭腰,綠植如氈,幾顆江石散布游園,自然又大氣!

        通行多年的沿江大道終于刷黑,路邊流線型綠化帶形成,幾何型圖案點化,巨大的香樟舒展華蓋,一群灰八哥戲鬧樹上與樓頂間,讓人眉目一展,會心一笑。新打通的均州一路、車站路車流如梭,即將連通沿江大道的環城南路南段也生機無限,濱江親水城市就這樣讓人偶感,前方的櫻花園、銀杏林更是讓你駐足留戀。從眾多戶外活動人群的神情,我讀到了自在超然。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若夜觀丹江口城區,“一江兩岸三地”華燈齊放,長橋臥波,自豪之情不絕于胸。瀏覽開工的東環路、庫周路、丹土一級路穿越群山鄉村,激戰正酣,頓覺大氣磅礴,城市發展空間驟開。

        曾經藏污納垢的生產北路違建房終于蕩平,新街道貫連美景如畫的電站路,廢棄的鐵路鋪成了花崗巖人行道,長出了一行玉蘭樹,龍山賓館、憩息園和丹江口大壩一線串珠,一步一景,步移景換。

        “大隱隱于市,小隱隱于野。”丹江口人絕非等閑之輩,能把家園建造經營如此,可見其心止如水,道法自然的功力。這種功力來源于當家人對這塊土地的真愛無言,才有當今的城美無限。

        我相信,丹江口明天更美好!

        我堅信,來年的春天丹江口一定會春意盎然!
     
    分享到:
    相關信息
    水都網(www.jus23.com)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主管:丹江口市委宣傳部 主辦:丹江口市網絡信息中心
    水都網電話:0719-5239269(投稿) 5239262(編輯)
    鄂ICP備05023351號  鄂網備案證號:420303


    eroticity